首页 婚宠难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95章 真要离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是,爷,我知道了。”
  
  慕少程收到了云城那边发来的指纹匹配结果。
  
  证实了那个跟秦绾长得极像的女人,是一个叫吕妮的女人。
  
  是云城人。
  
  但如今躲去了哪里,还没人知道。
  
  “再派个人盯着秦淑梅。”
  
  默了两秒,慕少程又冷声吩咐。
  
  左湛在手机那头应下。
  
  末了问,“爷,你今晚不回来吗?”
  
  “不回。”
  
  “爷,你是要在医院陪苏小姐吗?”
  
  左湛这句话问得小心翼翼。
  
  还好隔着手机,他看不见慕少程的脸。
  
  也不怕被打。
  
  “我在医院陪奶奶。”
  
  听见慕少程平静地回答,左湛极度内疚的说,“爷,对不起,我不该乱说的。”
  
  ——
  
  南苑湾七号别墅。
  
  秦绾回到家洗了个澡,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给谢萌萌和云扬两人各发去一条信息。
  
  告诉他们,她回家了。
  
  谢萌萌直接建群,把她和云扬拉进群里。
  
  谢萌萌,【绾绾,你真的回家啦,是不是查清楚了?】
  
  云扬,【绾绾,是苏家妥协了吗?】
  
  秦绾看着他们两人发的消息,编辑消息回复。
  
  【慕少程跟苏家谈的。】
  
  谢萌萌秒问,【绾绾,慕少程是答应了他们什么要求吗?】
  
  秦绾,【我也不清楚,对了,我和慕少程会离婚,萌萌,明天我就要搬回去和你一起住了。】
  
  云扬,【是慕少程提出的吗?难不成,他要娶苏情?】
  
  秦绾,【不知道。】
  
  云扬,【绾绾,我这会儿在机场等我哥,今晚太晚了,你先睡一觉,明天再说。】
  
  秦绾回了家,云扬也不那么着急了。
  
  谢萌萌也说,【对,绾绾,你先好好睡一觉,明天白天再说。】
  
  ——
  
  挂了电话。
  
  秦绾并没有睡觉,她戴上耳机。
  
  打开APP,继续听录音。
  
  听了半小时,头晕乎乎地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秦淑梅讲电话。
  
  “我听说警方已经查到你们了,不接到我的电话,你们不要回来,也不要让她到处乱跑。”
  
  秦绾的睡意一下子就没了。
  
  蓦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听完那段通话记录,过了几秒,秦绾的心跳才恢复平静。
  
  虽然现在这个时候,她已经睡不着了。
  
  可半夜三更的。
  
  她也不能去打扰别人休息。
  
  而且,秦淑梅的通话中,并没有说具体的城市,地址。只是让那个人带着那个叫吕妮的躲着不许回来。
  
  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秦绾继续往下听。
  
  然后得知秦淑梅乘出租车去医院看苏情。
  
  ……
  
  秦绾怕自己睡过头。
  
  凌晨四点的时候,定着闹钟睡了两个小时。
  
  早上六点,闹钟响了几声,她便醒了过来。
  
  想到半夜听到的录音,秦绾犹豫了下,拨出楚易恒的电话。
  
  虽然陈局说会抓到那个叫吕妮的。
  
  但现在的情况,秦绾想先问问楚易恒,毕竟她在送秦淑梅的项链里装监听器一事,不好让陈局知道。
  
  手机响了两声,楚易恒的声音就传来,“喂,绾绾。”
  
  “易恒哥,你这会儿有空吗,我有点事跟你说。”
  
  “嗯,有空,什么事?”
  
  “是这样的……”
  
  秦绾简单地把经过说了一遍。
  
  楚易恒知道苏母的墓被盗一事,也知道那个冒充她的女人的存在。
  
  听完她的话,楚易恒温和地说,“绾绾,我知道了,正好我一会儿要去警局,我会把这情况告诉陈局。网上关于苏情滚下楼梯流产的新闻还很热,你这两天不要去工作室,先在家休息两天。”
  
  “嗯。”
  
  ——
  
  医院。
  
  楚易恒的电话打来时,慕少程刚挂了左湛的电话。
  
  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他按下接听键,淡淡地,“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楚易恒的声音,“少程,在哪儿?”
  
  “在医院,有事?”
  
  “你一夜没回家,在医院守着苏情还是慕奶奶?”
  
  楚易恒那边还有下楼梯的脚步声。
  
  慕少程答非所问,“有事说事,没事我就挂了。”
  
  “当然有事,等下我去医院找你再告诉你吧。对了,你跟绾绾怎么样了?”
  
  “我让她准备离婚协议书。”
  
  “你疯了?”
  
  楚易恒的声音蓦地拔高,“你真要跟绾绾离婚,娶苏情不成?”
  
  “谁说我要娶她?”
  
  慕少程的嗓音冷漠又嘲讽。
  
  楚易恒有些懵,“苏家跟你提出的条件不是那样吗?总不会是苏情不愿意嫁给你吧。少程,绾绾刚才告诉我,毁苏家墓的人,可能和秦淑梅有关……”
  
  “绾绾给你打电话了?”
  
  慕少程的声音不知是因为秦绾有所波动,还是因为楚易恒说的内容。
  
  他薄毅的唇角抿着一条冷冽的直线,深眸里一片寒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