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27章 老宅陷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站在里德尔府前,林克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轻微的颤抖。
  
  他分不清这到底是紧张还是兴奋所引起的,不过唯一值得确定的是,这绝对不是恐惧。
  
  为了本次的探险林克做了很多准备。
  
  其中除了像是身上这套装备的硬件外,他还预估了一下邓布利多可能会带他去的地点。
  
  这里面在排除了像拉文克劳冠冕这种不可能的选项后,最有可能的便是石窟(假吊坠)、古灵阁(金杯)以及里德尔府(复活石)。
  
  其余两项都好说。
  
  去了的结果无非是无功而返,或者满载而归这两种。
  
  但里德尔府不同。
  
  因为在原著中,里德尔府在火焰杯举办期间一直都是伏地魔等人的藏身地。
  
  换而言之,他们这次来到里德尔府不仅能收获复活石,还有可能直接撞上尚处于极度虚弱状态下的伏地魔。
  
  这简直就是天纵良机!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就在此时,邓布利多那略显缥缈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
  
  林克眉头一皱,捏紧了手中的魔杖,依旧警惕凝视着那老别墅道:
  
  “里德尔府,你刚刚才说过。”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知道里德尔府是什么地方吗?”邓布利多摇了摇头,也不等林克回答便自顾自的说道,“这里原先应该被称作冈特老宅,是冈特家族最后的栖身地。”
  
  邓布利多的瞳孔开始慢慢扩散,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冈特家族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仅存的后裔。对于这一点,他们非常的骄傲。而为了继续延续这种荣耀血统的纯洁性,他们选择了近亲繁衍。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他们的后代开始变得越来越愚蠢、暴躁和不安分,那原本应该沉淀在他们血液中的强大魔法天赋也慢慢消失。最终,在好几代人不断穷奢极欲的挥霍下,冈特家族没落了。
  
  目前冈特家族仅剩的最后一个子嗣,那便是汤姆·里德尔,也就是伏地魔。
  
  汤姆这孩子是冈特家族几代人荣光的浓缩。
  
  少年时的他谦逊有礼,天赋惊人,且富有智慧。不过其本人的诞生却是一个意外,或者说,是一个被冈特家族所有人都唾弃的丑闻。
  
  就像过去曾发生过无数次的烂俗恋爱悲剧那般,汤姆的母亲,那个出身在冈特家族,却因为近亲繁衍而失去了魔法天赋,从而被冈特家族当做女佣对待的可怜女人爱上了一个麻瓜。汤姆就是她用迷情剂迷惑了那个麻瓜男人后的爱情结晶。
  
  只是用迷情剂维持的爱情又怎么可能长久呢?
  
  汤姆一家的幸福生活很快就因为迷情剂的失效而破灭了。
  
  被抛弃的汤姆被我领进了霍格沃茨,我以为他会逐渐被教育成一个好孩子。只可惜,我低估了那孩子内心的仇恨和野心。
  
  那孩子在获得了力量的第一时间就回到了冈特老宅,帮他那可怜的母亲报了仇,杀光了自己的舅舅和外公,同时占据了这所老宅。
  
  按照我对他的了解来看,如果他真的将那些魂器都藏起了的话,那么这里肯定是藏有魂器的地点之一。”
  
  尽管这部分剧情林克早已知晓,但他依然没有打断邓布利多,而是在邓布利多演说完毕后才颇为不满的说道:
  
  “我觉得现在不是跟我介绍往事的时候。如果这座老宅如果真要是如你所説的那样对伏地魔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那么他现在很有可能就躲在这宅子里!”
  
  “放心吧林克,”邓布利多微微仰头,似是在让冬夜的寒风轻抚他的脸颊,又似是在感知某种东西,“我没有闻到他的气味,所以他绝不在这儿。”
  
  闻言林克紧绷的肌肉有所放松,心头却升起了一股失望之感。
  
  他没理由不相信这位当今最强的白巫师。
  
  既然邓布利多说伏地魔不在这,这座老宅就该是做空宅才对。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时间不等人,我们开始吧。”
  
  邓布利多又说道。
  
  言罢,他那停滞已久的双腿终于动了起来。
  
  林克连忙跟上。
  
  两人推开了已然腐朽了的铁制栅栏门,踩着满地的枯草和碎石朝那已经完全被朦胧月色所笼罩的阴森老宅走去。
  
  这一期间林克敏锐的注意到他们现在所行走的这片空地上有一条像是被人踩踏出来的模糊小道。
  
  这让林克心头又是一紧。
  
  因为这代表着近期肯定有人频繁出入过这座里德尔府,而这伙人除了伏地魔外,林克再也想不出还有谁了。
  
  和林克相比邓布利多要淡定的多,他一脸轻松的走着,沿途他身前地面上的所有枯草和碎石都在不断的崩碎,这就仿佛是有一股强大的魔力正在他前方为其探路一般。
  
  一直到里德尔府那已然被去除了家纹,变得腐朽不堪的大门也被魔力碾成一地的碎屑后邓布利多身前的魔力才渐渐平息,以一种作用范围更广,但却更加温和的方式向着老宅更伸出蔓延而去。
  
  而与此同时,里德尔府内部一楼大厨房的构造也整体显露在了林克面前。
  
  这是林克见过最糟糕的房间之一,其脏乱程度仅次于重建之前的尖叫棚屋——它们二者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尖叫棚屋满地都是各种动物的尸体和粪便,而这里的地板上只有一层厚重的灰尘,以及一串串密集的脚印和一些类似于蛇类爬行而过的痕迹。
  
  厨房内的桌椅已经全部消失,唯有靠墙的厨台上还堆积着大量的餐盘和刀叉,上面甚至还留有一些干巴巴黑漆漆的污渍,像是某些食物腐烂风干在了那里一样。
  
  除此之外空气中还在弥漫着强烈的霉味以及一股林克也说不出来的臭味。
  
  这迫使有轻微洁癖的林克给自己套了个泡头咒。
  
  而邓布利多则像是完全不在乎房间里的气味和环境似的直接向着大厨房内部。
  
  在跟林克擦身而过的时候还笑着朝林克摇了摇头,像是在嘲讽林克连这点味道都受不了一般。
  
  林克倒没跟邓布利多计较,两人直接忽视了一楼的其他房间,踩着吱吱呀呀、年久失修,有些部位甚至还直接缺了一块的木楼梯上了楼。
  
  站在楼梯平台上,林克向右一转,立即就发现了本次里德尔府探险中最值得探究的一间房间。
  
  这一点都不难找,毕竟其他房间的大门都被木条紧紧封着,只有那走廊尽头的房间大门敞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