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凰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四十五章 嘉奖作画之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德•爱华又是一脸懵,之前皇帝在召见他们国家的使臣的时候,开口也是这么一句话。他只知道,这句话是他们大氏的一位圣人说的,但是具体什么意思,还没问清楚过。
  他曾经想问问东阁的学士,因为知道他们是这个国家最聪明、知识最丰富的人。但是,那些学士似乎不怎么想回答他这些问题。
  “爱华,这位是我们大氏的亲王,怀王,是朕的弟弟。”司伯言及时地跟德•爱华介绍怀王的身份。
  德•爱华恍悟,原来不是皇帝,而是皇弟。一听这个名头,知道是他们国家的公爵等级,立马恭敬行礼。
  “德•爱华,见过怀亲王。”
  怀王端着道:“不必多礼。”
  德•爱华乖乖地站了起来,面朝皇帝,等着皇帝的命令。
  司伯言见寒暄的差不多了,就走下御案,招手让两个内侍取出一幅大画,吩咐他们展开,自己先做了事情简述。
  “朕是见过你的画的,怀王昨夜进献一幅《八骏图》。朕看手法上与你的画法有些相似,便唤你来看上一看。”
  怀王听司伯言这么说,好奇心也被吊了起来,也走到皇帝跟前等着这位洋夷画师的点评。心里却在盘算:难不成,阿常在她那个世界和英吉利亚国有过来往?
  德•爱华也很好奇,他深知来过大氏的画师只有他一个,而且他也没和大氏人有过画技上的探讨,怎么会有相似?
  正想着,画卷已经被打开。
  德•爱华瞧着面前的《八骏图》,瞬间惊愕地说不出话来,身子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两三步,嘴里蹦出几句司伯言和怀王不懂的话来。
  “陛下,驸马、右将军还有太常令等求见。”容回从外面进来,再次做着汇报。
  司伯言也未将目光从画上挪开,只是轻飘飘道:“让他们进来罢。”
  容回退了出去,引进来五六个身穿官服的人。
  一进殿就看见几个人在围看一幅画,连那个洋画师都在。不由瞄向那幅画,看他们到底在看什么。
  这么一看,驸马便愣住了。这幅画,可不就是他让常乐那丫头画的《八骏图》?怎么会在这儿?
  目光扫到怀王,便多少能猜出原因,驸马有些担心,生怕怀王在司伯言面前说了什么话。不过,这幅画是冯阁老亲自鉴定,是冯阁老说的不妥,与他也无什么关系。
  如此想着,就算是接受到怀王不屑的目光,他也是毫不畏惧,理直气壮地挺直了身子,和大臣们一同行礼。
  “臣见过陛下,陛下万安。”
  “嗯,你们来的正好,也一同看看这画。怀王昨夜送来的《八骏图》。”
  司伯言说完,德•爱华已经激动地回了身,瞧见屋子里多出来的人,有一瞬间的呆愣。
  司伯言便道:“爱华且说。”
  德•爱华立马兴奋道:“哦,我尊敬的陛下,您说的不错。此画确实融合了我们的方法,您看它的线条和这些马的构图及比例,十分的考究。但是,它又用的是令国的水墨填色方法……哦,真是神奇!如此佳作,不知道是谁画的?”
  听着德•爱华的一顿夸赞,脸上惊喜之色丰富至极,怀王的心也就落下了,莫名还有几分喜悦之感。仿佛他夸的人是自己一般。如果将这个消息告知给常乐,想必她也能从被子里出来了。
  驸马的脸色已经黑了一片。万万没想到,常乐那丫头居然用了这种法子!这回,怕是要让她翻身了。
  “看来此画还真需有缘人才能懂。”怀王意味不明地赞扬了一句,轻轻地瞥了驸马一眼。
  司伯言发现怀王的小表情,目光微微一转,也落在了驸马身上,语气不轻不重道:“驸马也见过此画?”
  “这……”驸马惶恐,念着怀王在此,不好装糊涂,只好道,“此画,正是臣让天甲画坊的坊主所作,为的是在围猎之时作为摆设。昨日请冯阁老验画,冯阁老言此画乃是淫巧之作,上不得台,臣便将画打了回去。”
  听闻此话,那些老臣相互暗送眼神,都是憋着笑意。暗道,这个驸马真是够蠢的!
  右将军却是不敢置信地抬起脑袋,盯着那幅画直喷火,恨不能冲上去把它撕个粉碎。他早就打听过了,知道害死他宝贝儿子的,还有这个成为坊主的常乐一份!
  德•爱华在听到画作人是谁之后,就有些蠢蠢欲动,睁大了一双碧眼,很是期待地看着司伯言,希望司伯言能具体介绍介绍这人。
  这人会他们西方的技法,说明就算不是他们国度那边的人,肯定也对他们那边有所了解。能学到那边的绘画艺术,了解肯定不浅。
  德•爱华身在异国,接触着完全陌生的一套生活方式与风俗,这里的人对他又有诸多排斥。这一年半以来,他是无数次的想念自己的国家,满腹委屈都无处可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