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赵容显苏向晚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920章 番外 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920章番外(二)
  
  豫州城豫王府。
  
  苏向晚正在房中看信,信是顾婉的,里头说今年许小明要跟着她一块来豫州玩耍。
  
  许小明是苏向晚给顾婉儿子起的小名,他的原名是许鸣。
  
  当然,因为路途遥远,所以这一次来豫州,许和珏并不会陪同前往。
  
  秋猎回京之后,京中发生了很多事,顾婉当时记挂着顾砚的伤势,没有马上离开,那时候没走,后来被许小明绊住,就更加走不了了。
  
  不过许和珏倒是也没有怎么逼她,还让她留在顺昌侯府,孩子也送去顺昌侯府让她带着,苏向晚后来听她说起这件事,都觉得许和珏是有预谋地想拿孩子把她绊住,奈何顾婉实在不是他的对手,一来二去就上了他的当。
  
  再接着赵容显忙于赵颖和登基的事,苏向晚也没闲着,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许和珏那头已经把顾婉哄住了。
  
  开始的时候苏向晚真是恨铁不成钢,后来女儿出世之后,她就渐渐能明白顾婉的心情了,母爱这东西真是玄学,明明也不是多可爱的孩子,但只要抱一抱看一看,估计就很难撒下手了,只能说……许和珏段位太高太卑鄙。
  
  除非他自己愿意放顾婉走,否则以顾婉的智商,估计是只有被他吃死的份,当然,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顾婉过得好不好,她也是能感觉到的。
  
  许小明今年已经八周岁了,生得跟许和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好在性子不像许和珏那么孤僻,反倒是受顾婉影响更多,完全像个灿烂的小太阳。
  
  苏向晚才放下信,忽然听见门口起了一点声响,抬头望出去,却见一个小身影小心翼翼地摸了进来。
  
  翠玉见了来人,忍不住笑道:“沐沐小姐来了。”
  
  赵沐沐小姐已然三岁,正处于人生对什么事都好奇,什么事都惊奇的时候,每天都能变着花一般地发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甚至发现元思半夜不睡觉在屋檐上晒月光也好奇得一晚上没睡着,后来还是赵容显提着她上屋顶上走了一遭,这才心安理得地回去睡觉了。
  
  这个时间她不去睡午觉,摸到苏向晚这里来,不用说,指定又是发现了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苏向晚见怪不怪了,见状只是朝她招了招手,出声问道:“怎么自己来了?红玉姨姨呢?”
  
  赵沐沐面色倒是有些凝肃。
  
  她出声道:“我是偷跑过来的,姨姨不知道。”
  
  说完这话,她又小心翼翼地看向了翠玉,面上写着明显的防备。
  
  苏向晚正想问她什么的时候,目光却落在她手上拿着的卷轴之上。
  
  她看起来已经很认真地把卷轴往自己身后藏了,奈何卷轴太大,任她怎么遮掩,也还是让人清晰可见。
  
  苏向晚心下了然,只是吩咐翠玉:“你去找红玉,同她说一声沐沐在我这,免得她一会找不着人,该着急了。”
  
  翠玉微微笑了笑,点头出去了。
  
  赵沐沐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向晚见她到了跟前,才出声问道:“你拿的这是什么?”
  
  赵沐沐眨了眨眼,把那卷轴小心翼翼地拿到了苏向晚面前去,而后出声道:“啊娘,这是爹爹的秘密。”
  
  赵容显的秘密?
  
  苏向晚看了一眼那个卷轴,狐疑道:“你爹的秘密?”
  
  赵沐沐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示意苏向晚打开来看。
  
  苏向晚虽然不觉得她能发现什么真正的秘密,但也还是很配合地将卷轴打开了。
  
  那是一幅画卷。
  
  她才一打开就愣住了。
  
  “这画……”
  
  “这画就是爹爹的秘密,他藏在书房里,好深好深的地方,都不让旁人碰。”
  
  苏向晚眸中带笑,出声道:“你偷拿你爹的东西,就不怕他回来发现了,责罚于你?”
  
  赵沐沐也不是全然不害怕赵容显的,毕竟她爹爹虽然疼她,但做错事的时候还是很舍得责罚她的。
  
  比如几天都不准她吃糖。
  
  那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赵沐沐肉疼地皱了皱眉,又道:“等啊娘看完了,我再偷偷把画放回去,爹爹就不知道了。”
  
  苏向晚又低头看了看这画。
  
  她是挺熟悉这幅画的,毕竟出自她的手,那时候为什么画这个给赵容显倒忘记了,可能是因为好玩,或是说想逗一逗他。
  
  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能说是画,应该说是以漫画的形式说一件事。
  
  正想着,赵沐沐又道:“啊娘你看,原来爹爹也有不会做的事,他画的画,居然能这么丑……”
  
  “……”苏向晚一时无言,那句这是你娘画的,到了嘴边,愣是又咽了下去。
  
  赵沐沐还在说着:“难怪爹爹要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好扎心啊……
  
  苏向晚被打击得不轻。
  
  “丑吗?”她哈哈哈干巴巴笑了笑,而后道:“还好啊,你不觉得这画的,挺有意思的嘛……”
  
  赵沐沐认真看了看,而后摇头:“我看了好久,什么都没看出来。”
  
  她虽然还只会简单地画画,但至少能让人看出来自己画的是什么。
  
  苏向晚把画摊开在桌子上,而后把赵沐沐抱起来,指着眼前的画道:“很简单的,我教你看。”
  
  说着,她指着第一格漫画,对赵沐沐解释道:“这第一格里头,有两个小人,你看,这里一个,那里一个,左边的小人拿着同心结,它叫做‘我爱你’,右边的小人什么都没有,它叫做‘我不爱你’,接下来是第二格,这两个小人打架了,这个‘我不爱你’的小人想把同心结给毁坏,在第三格里,‘我不爱你’这个小人打输了,于是就剩下了‘我爱你’,第四格就是最后的结果,只剩下‘我爱你’这个小人拿着同心结。”
  
  意思是,从前有两个人,一个叫“我爱你”,一个叫“我不爱你”,后来,“我不爱你”死了,于是就剩下了“我爱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