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UP主开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233、父慈子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时间是一个平面的圆,致终于走上我这条路的儿子……”
  
  孟时轻声念这个视频的主标题,用力的打开管斌要点进视频的手。
  
  管斌挥了下被打疼的手,以为他不想看和孟愈远有关的事情,说,“是个类访谈的形式……”
  
  “哦。”孟时倒扣着放下平板,拿起煤炉旁的蒲扇,弯腰俯身对着下面圆形的口子煽风。
  
  管斌看煤炉里,吸足了氧气的蜂窝煤,开始泛出红光,随着蒲扇摇动,把他的脸照得忽明忽暗,说,
  
  “这个叫江由的up主,是这一期乐队的大众评审,参加完节目,专门去甘州找到了孟愈远。”
  
  “江由?哦,我记得他,跟张麟均一起的那个胖子。”
  
  孟时一下一下摇晃蒲扇。
  
  “这个逼,一直黑老子,自己过马路不看路,被车把腿撞断,说是因为看我视频的缘故。”
  
  ……
  
  管斌无语。
  
  您关注的点是不是有点偏?
  
  孟时慢条斯理的往煤炉和烧水壶之间的缝隙看一眼。
  
  炉火很旺。
  
  他放下蒲扇,手搓了搓,伸到水壶上方。
  
  烤了差不多一分钟,整个身体都暖和起来,才收回来,拿出手机低头打字。
  
  “你们到底什么状况,我看那句‘致追寻落日的孟愈远’不像坏话,他翻唱你的歌,你好像也不觉的反感?”管斌也往煤炉旁靠了靠。“你们和解了?”
  
  “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上次打电话还是因为梦到他,以为他死了给我托梦,”孟时摇头,“可惜。”
  
  没和解。
  
  管斌纠结了一下问,“他现在出来翻唱你的歌,算不算蹭你热度?”
  
  孟时打了一行字发出去,将手机放在石桌上,给管斌递了根烟,笑道,“那倒不至于,他现在做的只是在加速我要走的路而已。”
  
  管斌接烟的手顿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对摇滚不了解。”孟时点燃打火机递过去,“我举个例子,现在圈内公认演技好的影帝,或者说,你最敬佩的演技派是谁?”
  
  打火机火开的很大,管斌歪了下脑袋,才叼着烟吸一口
  
  他想了想,说,“梁佳辉吧,戏路广,演技好。”
  
  孟时点头,“那梁佳辉突然有一天把你的戏挑出来演了一段,发到社交平台上@你,你会感觉他是蹭你热度吗?”
  
  “当然不会!这是荣幸啊!”
  
  “孟愈远现在做的,跟梁佳辉演你的戏差不多。”
  
  “所以他是在捧你?”
  
  孟时的举例,让管斌明白了老孟在圈内的地位。
  
  他根据孟时的例子思考,如果梁家辉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一段模仿自己演戏的视频,这是天大的热度啊。
  
  “梁家辉说你演技牛逼,这是好事吗?”
  
  孟时提起还没开的长嘴壶,倒了些温水到紫砂壶里面,开始清洗茶具。
  
  “但凡你不是没皮没脸,就会无限拔高对自己的要求,拼命打磨自己的演技,不好的剧本不接了,不出彩的角色不要了,只求精益求精。”
  
  管斌深深的吸了两口烟,“我觉得是好事,至少算是激励吧?”
  
  孟时摇头,把壶放回煤炉上。
  
  用古香古色的竹制茶则,把行生留下的“白毫银针”取了一小撮出来,倒进茶壶里。
  
  干燥的茶叶和紫砂壶接触,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煤炉上水壶里的水进入沸点,从壶嘴呼呼往外冒着热气。
  
  这些动静伴随着几声不知名的虫鸣,让静谧的夜更显幽深。
  
  “音乐和电影是不一样的,一个成功的角色塑造不仅仅是演员的事,导演,编剧,乃至对手戏演员,都在为角色做贡献。
  
  而且,哪怕演员天赋再高,也总有不一样的角色摆在面前,可以选择,不同年龄,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光彩。”
  
  “音乐不同,特别是摇滚乐,这很私人,这条路对于天赋异禀的人来说,很容易就走到尽头了。”
  
  孟时把长嘴壶提起来,扒拉一下管斌放在石桌上的手,将它放在紫砂茶壶旁边。
  
  “如果你了解国内外的伟大的摇滚乐队,就会发现,最有天赋的那一批人,走的路都大同小异,不是醉生梦死早早破败,就是最终投入了实验音乐的怀抱,做些不再被大众欣赏的乐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