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劫之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六章 人不狠,活不下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老家伙,你别胡说,我好得很!”
  听到老头儿的话,他瞬间不淡定了,一脸气愤地盯着这个老头,这死老头子实在坏得很,竟然诅咒他。
  老头淡淡一笑道:“你这几天是不是常常觉得体内的玄力有些不受控制?”
  夜寒儿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老头儿看向夜寒:“你管老夫怎么知道的?”
  夜寒:“…….”
  老头儿接着道:“修炼一途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你修为突破得太快,造成根基不稳,所以才使得你体内的玄力失控,若老夫猜得没错,你应该是在几天内突破了好几个小境界吧?”
  夜寒沉默。
  老头儿继续道:“现在你体内的力量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若是不强摧玄力还好,若是你在强摧体内的玄力,那么下场绝对很凄惨,连尸体都拼不全的那种!”
  夜寒:“…….”
  呆了一会儿后,夜寒突然抓住老头儿的手,焦急地问道:“那个前辈,您可有办法?”
  老头儿抽回干枯的手道:“有啊!”
  夜寒连忙问:“什么办法?”
  老头儿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夜寒连忙拱手深深地行了一礼,“还请前辈告知,晚辈感激不尽!”
  老头儿瞥了一眼夜寒道:“你感激不尽有个屁用,想空手套白狼啊?”
  夜寒:“……”
  深呼了一口气,夜寒从储物戒里拿出八百两银子放在桌子上,道:“前辈,这是晚辈这么多年来的所有积蓄,还请前辈告知我该怎么办?”
  看着桌子上那白花花的八百两银子,夜寒的心里都在滴血,那可是他这么多年来拼死拼活一点点攒起来的啊。
  但是,为了活命,他也拼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只要活着,银子有的是机会赚。
  老头儿坦然自若地将银子收起后,干咳了两声,看向一脸肉疼的夜寒道:“一年内,不可强摧玄力与人对敌,每天打坐调息五个时辰,便能逐渐恢复。”老者道。
  “这恐怕不行,还有什么办法?”夜寒问道,豺狼虎豹那么多,他怎么可能保证自己一年之内不与人动武?
  况且,三天后,他还得跟尤许比武呢。
  老者头儿笑道:“血阳果,血阳果不但有很强的疗伤功效,还有增进修为夯实根基的效果,你这种情况,服下一枚血阳果就能解决。”
  夜寒忙问:“哪里可以有血阳果卖?”
  老头儿看了夜寒一眼,不屑地道:“卖?就算有卖的,就你这穷酸样,你买得起吗?”
  夜寒:“……”
  过了一会儿,夜寒小心翼翼地问道:“一枚血阳果值多少钱?”
  他有预感,这血阳果绝对不便宜。
  老头儿眼皮微微一抬道:“不贵,也就五六十万两白银而已,不过,看你这穷得叮当响的模样,你也掏不出那么多的银子来。”
  夜寒呆住了,五六十万两白银?
  我尼玛,就算是他把内裤都脱下来卖掉都买不起。
  真他妈贵!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穷,穷得他都想去打劫!
  老头儿看着他这沮丧的模样,叹了一口气道:“你也不必担心,我知道一个地方有血阳果。”
  夜寒又一把拉住老者的手道:“还请前辈告知地点。”
  老头儿突然瞪了夜寒一眼道:“你能不能别总是拉老夫的手?老夫喜欢的是女人!”
  夜寒有些无言,心想我他么喜欢的也是女人,而且是年轻的女人,这不是太着急了吗?不然你以为我想拉你啊,一把老骨头,咯得我手心疼,但脸上却笑嘻嘻地道:“对不起啊前辈,晚辈失礼了。”
  老头儿扬了扬袖子,道:“现在告诉了你也没有用,因为那里的血阳果还没有成熟,不过那个地方流云城三大家族都会去,你到时候跟着他们去就行了。”
  “多谢前辈。”夜寒拱手行礼,他犹豫了一下道:“那个前辈,我三天后要跟人比武,你说我怎么办啊?”
  “以你现在的情况,根本比武,不论输赢,你都会死,并且死得很惨。”老头儿斜视了夜寒一眼道。
  “还请前辈救命!”夜寒弯腰九十度,行了一个最隆重的大礼。
  “两枚血阳果。”老头儿开口:“你答应给我抢两枚血阳果我就帮你。”
  夜寒下意识地问道:“那个地方总共有几枚血阳果?”
  老头儿淡声道:“十枚!”
  “十枚?”夜寒直接跳了起来,大叫道:“总共才有十枚血阳果,三大家族相争,你一个人就要两枚?你玩我呢?”
  老头儿毫不在意地道:“不行就赶快滚,你等死去吧!”
  “滚就滚!”夜寒气地抓起自己的令牌转身就走。
  而老头儿则轻笑了一声,随后便靠在椅子上眯睡了起来。
  “我答应你。”
  突然,这时又有一道人影出现在了老头儿的面前,这道人影正是去而复返的夜寒。
  “早知道如此,又何必搞那么一出呢?”老头儿睁开眼,瞥了夜寒一眼,“演给谁看呢?”
  “你打算怎么帮我?”夜寒冷声问道。
  这是关于他身家性命的大事,否则他才不想求这黑心的老头儿呢。
  “你靠近老夫一些。”老头儿笑着道。
  夜寒听他的站近了些。
  就在这时,老头儿突然出手,快到极致,夜寒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老者的手指便顶在了他的眉心,接着一道白光从老者的手指上倏地飞出,没入了夜寒的眉间。
  随后,老头儿便收回了手,道:“这是老夫的本命精元,可保你一月无虞。”
  他看了夜寒一眼道:“小子,别忘了你答应老夫的,若你敢食言,老夫能救你,也能杀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